将本站保存到电脑桌面,方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重生天龙游坦之》第三章、与段誉同行

来源:原创文章作者:归汐时间:01-17
原时空,就是在这里跟踪老汪他们三个来到丐帮大智分舵聚集地,丐帮聚集准备选举新帮主,先是段誉来送信,接着聪辩先生的人送请柬,后来段誉走后又来了丁春秋,丐帮与丁春秋一场大战互有损伤。
游坦之跟老汪他们三个相认为了就是能够跟着到丐帮聚集地看看是不是情节还是按照原先的进程发展,能不能接到聪辩先生的请柬,万一自己运气好,得到无崖子七十年的功力呢?或者得到逍遥派的高深的武学也是可以的。
游坦之简单的说了一下最近一段时间的经历,重点告诉老汪他们知道乔峰在辽国南京城当了南院大王。
老汪三人一听,大吃一惊,带着游坦之匆匆往大智分舵聚集地而去,沿山路往西约行了有数里之后,来到一个山坳,远远望见山谷中生着一个大火堆。待走近一看大约有二百多名丐帮弟子或做或站的在哪里说着话。
老汪从从走到一个中年乞丐面前低语几句,中年乞丐不是往游坦之瞟几眼,然后点点头。游坦之知道中年乞丐就是全冠清了,一个非常有心计的人,原时空自己就成为全冠清操纵的傀儡帮主,现在老子绝不趟这浑水,把萧峰的消息告诉他们就仁至义尽了,至于他们是报仇还是怎么样跟自己没用关系。至于待会丁春秋跟丐帮的恩怨也跟自己没用半毛钱的关系没用。这时老汪站直身子向游坦之看来,点点头。全冠清站起身来,来到游坦之身前抱拳行礼“这位就是游兄弟?”
游坦之对全冠清谈不上什么好感,也谈不上什么恶感。这个人心计重,有欲望。但是谁没用欲望呢?有人爱权,有人爱财,有人爱色,有人好名。所以游坦之对全冠清没用任何意见。
于是躬身抱拳行礼:“聚贤庄游坦之见过全舵主,小子刚从北边归来,萧峰现如今成为辽国南院大王。小子自不量力前去刺杀萧峰,反被擒住,后来萧峰把我放了,同时还放了被辽国打草谷的数十名百姓。”游坦之说的都是客观事实,不带个人的喜好。当然他在看书的时候对萧峰是崇拜的,但是现在父母因他而死,所以谈不上什么好感,但是说恨萧峰,也没有。只是,游坦之并没有说阿紫与被阿紫放“人鸢”的事情。
全冠清听说游坦之去行刺萧峰,大赞游坦之少年英雄,有胆量,有气魄。连称呼都改了,不在称呼“游兄弟”而是“游少侠”,直言聚贤庄有游少侠在便不会倒,很快便会重振聚贤庄。
两个人正说着话,一名丐帮弟子匆匆走来。一名帮众从山坳口快步走来,朗言说道:“启禀舵主,大理国段王子前来拜访。”全舵主全冠清当即站起,说道:“大理国段王子?本帮跟大理国素来不打什么交道啊。”大声道:“众位兄弟,大理段家是著名的武林世家,段王子亲自过访,大伙儿一齐迎接。”当即率领帮众迎到山坳口。
只一位青年公子笑吟吟的站在当地,身后带着七八名从人。那青年公子正是段誉。两人拱手见礼,却是素识,当日在无锡杏子林中曾经会过。全冠清当时不知段誉的身份来历,此刻想起,那日自己给乔峰驱逐出帮的丑态,都给段誉瞧在眼里,不禁微感尴尬,但随即宁定,抱拳说道:“不知段王子过访,未克远迎,尚请恕罪。”
段誉笑道:“好说,好说。晚生奉家父之命,有一件事要奉告贵帮,却是打扰了。”
两人说几句客套话,段誉引见了随同前来的古笃诚、傅思归、朱丹臣三人。全冠清请段誉到火堆之前的一块岩石上坐下,帮众献上酒来。
段誉笑道:“好说,好说。晚生奉家父之命,有一件事要奉告贵帮,却是打扰了。”
两人说几句客套话,段誉引见了随同前来的古笃诚、傅思归、朱丹臣三人。全冠清引荐游坦之与段誉等人认识。请段誉和游坦之到火堆之前的一块岩石上坐下,帮众献上酒来。
段誉接过喝了,说道:“数月之前,家父在中州信阳贵帮故马副帮主府上,遇上一件奇事,亲眼见到贵帮白世镜长老逝世的经过。此事与贵帮的首脑人物。只是家父了些伤,将养至今始愈,而贵帮诸位长老行踪无定,未能遇上,家父修下的一通书信,始终无法奉上。数日前悉贵舵要在此聚会,这才命晚生赶来。”说着从袖中抽出一封书信,站赶身来,递了过去。
会冠清也即站起,双手接过,说道:“有劳段公子亲端送信,段王爷眷爱之情,敝帮上下,尽感大德。”见那信密密固封,帮皮上写着:“丐帮诸位长老亲启”八个大字,心想自己不便拆阅,又道:“敝帮不久将开大会,诸位老均将与,在下自当将段王爷的大函奉交诸位长老”。段誉道:“如此有劳了,晚生告辞。”
 
全冠清连忙道谢,送了出去,说道:“敝帮白长老和马夫人不幸遭奸贼乔峰毒手,当日段王爷目睹这件惨事吗?”段誉摇头道:“白长老和观夫人不是乔大哥害死的,杀害马副帮主的也另有其人。家父这通书信之中,写得明明白白,将来全舵主阅信之后,自知详情。”心想:“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你这厮不是好人,不必跟你多说。料你也不敢隐没我爹爹这封信。”向全冠清一抱拳,说道:“后会有期,不劳远送了。”
他转身到山坳口,迎面见两名丐帮帮众陪着两条汉子过来。
那两名汉子互相使个眼色,走上几步,向段誉躬身行礼,呈上一张大红名帖。
段誉接过一看,见帖上写着四行字道:
“苏星河奉请天下精通棋艺才俊,于二月初八日驾临河南擂鼓山天聋弈棋,见到这四行字,精神一振,喜道:“那好得很啊,晚生若无俗务羁身,届时必到。但不知两位何以得知晚生能棋?”那两名汉子脸露喜色,口中咿咿哑哑,大打手势,原来两人都是哑巴。段誉看不懂他二人的手势,微微一笑,问朱丹臣道:“擂鼓山此去不远吧?”将那帖子交给他。
朱丹臣接过一看,先向那两名汉子抱拳道:“大理国镇南王世子,多多拜上聪辩先生,先此致谢,届时自奉访。”指指段誉做了几个手势,表示允来赴会。
两名汉子,躬身向段誉行礼,随即又取出一张名帖,呈给全冠清。
 
全冠清接过看了,恭恭敬敬的交还,摇手说道:“丐帮大智分舵暂领舵主之职全冠清,拜上擂鼓山聪辩先生,全某棋艺低劣,贻笑大方,不敢赴会,请聪辩先生见谅。”两名汉子躬身行礼,又向段誉行了一礼,转身而去。
朱丹臣才回答段誉:“擂鼓山在嵩县之南,屈原冈的东北,此去并不甚远。”
段誉与全冠清告辞。游坦之的目的达到了,与是也跟全冠清告辞,表自己对珍珑棋局汇聚天下英雄,想去见识一下天下的英雄豪杰,增加一下阅历。
游坦之与段誉同行,段誉一行让出一匹马给游坦之,一行五人出山坳而去,段誉问朱丹臣道:“那聪辩先生苏星河是什么人?是中原的围棋国手吗?”朱丹臣道:“聪辩先生,就是聋哑先生。”
段誉由聪辩先生先生想起王语嫣,在哪里发呆。游坦之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在意。他跟段誉根本不熟,只是不想在这里跟丁春秋见面,又想着能够凑凑热闹,看看能不能抢了虚竹的机缘。
朱丹臣见他吁短叹,还道他是记挂木婉清,此事无可劝慰,心想最好是引他分心,说道:“那聪辩先生广发帖子,请人去下棋、棋力想必极高。公子爷去见过镇南王后,不妨去跟这聪辩先生下几局。”
段誉点头道:“是啊,枰上黑白,可遣烦忧。只是她虽然熟知天上各门各派的武功,胸中甲兵、包罗万有,却不会下棋。聪辩先生这个棋会,她是不会去的了。”
朱丹臣莫名其妙,不知他说的是谁,这一路上老是见他心不在焉,前言不对后语,倒也见得惯了,听得多了,当下也不询问。朱丹臣不知道段誉说的谁,但是你游坦之就却怎么知道任何段誉说的是王语嫣。看了段誉一眼,这也是个痴人,跟之前游坦之就对阿紫一样,求不得。阿紫把游坦之当成条狗,而王语嫣心中根本就没有段誉,眼中也没用段誉。有时候眼睛看到段誉,却没有看到,跟路人甲没有什么区别。原文在聋哑谷的时候这样写道;段誉心中大跳:“她转过头来了!她转过头来了!”王语嫣一张俏丽的脸庞果然转了过来。段誉看到她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忧郁,眼神中更有幽怨之色,寻思:“自从她与慕容复公子并肩而来,神色间始终欢喜无限,怎地忽然不高兴起来?难道……难道为了心中对我也有一点儿牵挂吗?”只见她眼光更向右转,和他的眼光相接,段誉向前踏了一步,想说:“王姑娘,你有什么话说?”但王语嫣的眼光缓缓移了开去,向着远处凝望了一会,又转向慕容复。段誉一颗心更向下低沉,说不尽的苦涩:“她不是不瞧我,可比不瞧我更差上十倍。她眼光对住了我,然而是视而不见。她眼中见到了我,我的影子却没进入她的心中。她只是在凝思她表哥的事,哪里有半分将我段誉放在心上。唉,不如走了罢,不如走了罢!”
游坦之有心去劝一劝这个痴人,但是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道理很简单,谁都明白,陷在局中的人却无法自拔,唯有自己才能解脱。想想原时空里游坦之比之段誉更痴,更加不如。现在的自己恨不得杀了那个自己。
其实,让魂牵梦绕的从来不是王语嫣,而是那个以李秋水的妹妹李沧海为原型的玉雕。而王语嫣就是段誉在现实中的对神仙姐姐的寄托而已。现在怎么看王语嫣怎么都是完美无缺的,当醒悟过来后也就没有痴念。其实,钟灵、木婉清、李清露都不比王语嫣逊色多少,现在段誉眼中根本就没有他们的影子。跟王语嫣眼中没有段誉的影子一样,看见了而看不见,认识而忽视。
一行人纵马向西北方而行。段誉在马上忽而眉头深锁,忽尔点头微笑,喃喃自语:“佛经有云:‘当思美女,身藏脓血,百年之后,化为白骨啊。’话虽不错,但她就算百年之后化为白骨,那也是美得不得了的白骨啊。”正自想像王语嫣身内骨骼是何等模样,忽听得身后马蹄声响,两乘马疾奔而来。马鞍上各伏着一人,黑暗之中也看不清是何等样人。
这两匹马似乎不羁勒,直冲向段一行人。傅思归和古笃诚分别伸手,拉住了一匹奔马的线缰绳,只见马背上的乘者一动不动。傅思归微微一惊,凑近去看时,见那人原来是聋哑先生使者,脸上似笑非笑,却早已死了。还在片刻之前,这人曾递了一张请帖给段誉,怎么好端端地便死了?另一个也是聋哑先生的使者,也是这般面露诡异笑容而死。傅思归等一见,便知两人是身中剧毒而毙命,勒马退开两步,不敢去碰两具尸体。
段誉怒道:“丐帮这姓全的舵主好生歹毒,为何对人下此毒手?跟他理论去。”兜转马头,便要去质问全冠清。
前面黑暗中突然有人发话道:“你这小子知天高地厚,普天下除了星宿老仙的门下,又有谁能有这笔杀人于形的能耐?聋哑老儿乖乖的躲起来做缩头乌龟,那便罢了,倘若出来现世,星宿老仙决计放他不过。喂,小子,这不干你事,赶快给我走吧。”
朱丹臣低声道:“公子,这是星宿派的事物,跟咱们不相干,走吧。”
段誉寻不着王语嫣,早已百无聊赖,聋哑老人这两个使者若有性命危,他必定奋勇上前相救,此刻即已死了,也就不想多惹事端,叹了口气,说道:“单是聋哑,那也不够,须得当初便眼睛瞎了,鼻子闻不到香气,心中不能转念头,那才能解脱烦恼。”
他说的是,既然见到了王语嫣。她的声音笑貌、一举一动,便即深印在心,纵然又聋又哑,相思之念也已不可断绝。不料对面那人哈哈大笑,鼓掌叫道:“对,对!你说得有理,该当去戳瞎了他的眼睛,割了他的鼻子,再打得他心中连念头也不会转才是。”
段誉叹道:“外力摧残,那是没有用的。须得自己修行,‘不住色生心,不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生无所住心’,可是若能‘离一切相’,那已是大菩萨了。我辈凡夫俗子,如何能有此修为?‘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阴炽盛’,此人生大苦也。”
游坦之听着他们的对话,知道两人对牛弹琴,驴唇不对马嘴。嘿嘿一笑。
这时黑暗中星宿派弟子厉声问道:“小子,你笑什么?对我们星宿派有意见?”
“啊!没有意见,对星宿派敬佩的很。听说星宿派有三大神功,敬仰已久。”游坦之对着黑暗处拱拱手。
段誉与朱丹臣等人微微皱眉,心想这人怎么如此厚颜无耻。星宿派在江湖中的名声可是臭极了,只是碍于星宿老怪丁春秋的大名,一般人都是敬而远之。却没有人如此这般厚颜无耻的讨好对方。
黑暗之人很是高兴,问道“你竟然知道我们星宿派三大神功,见识果然不凡,你说来听听,是不是真的知道我派神功。”
游坦之于是把原来包不同讽刺星宿派的一番话说出来:“第一项是马屁功。这一项功夫如不练精,只怕在贵门之中,活不上一天半日。第二项是法螺功,若不将贵门的武功德行大加吹嘘,不但师父瞧你不起,在同门之间也必大受排挤,无法立足。这第三项功夫呢,那便是厚颜功了。若不是抹杀良心,厚颜无耻,又如何练得成马屁与法螺这两大奇功。”
黑暗中人听后,嘿嘿一笑“对极,对极,果然对我星宿派功夫有很深的了解。少侠过然有几分见识,如果想加入我星宿派我倒可以替你引荐一二。说不定能得师傅欢心,日后也能在武林中出人头地,雄霸一方。”
听完游坦之的话,段誉等人方知游坦之在讽刺那人。继而听那人说话,四人不仅面面相觑,心里一万头曹尼玛奔腾而过,被雷的里焦外嫩。
游坦之听了哈哈一笑,摇头道:“多谢大侠抬爱,但是我资质愚钝,终究有良心,不能尽得神功精髓。恐怕日后成就有限,到时候丢了丁先生的脸面,师兄在丁先生面前也不好交代。”
黑暗中人听了后叹息一声“可惜!可惜!”走远了。
分隔线
发表读后感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注册会员] 验证码:匿名发表
短篇小说推荐
  • 七三一(十六)45号牢房

    必威西汉姆赞助商装有抗联连长王杰、张副排长和战士小姜,包括六个不知从哪里抓来的男子,大约,王连长...

  • 废物皇后==连载小说62

    必威西汉姆赞助商第六十二章 怪物救丞相 当娟儿抱起媛儿飞掠而去时,整个丞相府的人虽然没有公主的主持...

  • 解放军连长王云龙(四)

    走在王连长和战士身后的,就是说,走到他们这个营后的是四团三营营长叫陈波35岁,他是...

  • 废物皇后==连载小说51

    第五十一章 火儿的来历 心急的火儿当听完了紫霞姐姐的的述说身份后,也想让大家知道自...

  • 逝去、疯子?

    远方亲戚去世,见到一个乞丐,亦是一个疯子,通过他折射出的社会问题。...

  • 废物皇后=连载小说126

    第一百二十六张 刺猬抓住莽夷王子 一轮弯月冉冉升起,如水而柔和,微风抚柳,桐影摇曳...

必威西汉姆网页版 必威必威西汉姆赞助商官网 必威必威西汉姆赞助商中文官网 必威必威西汉姆赞助商有代理商吗 必威充值卡是什么 必威必威西汉姆赞助商版 必威必威西汉姆赞助商必威西汉姆赞助商下载 必威必威西汉姆赞助商下载页 必威首存豪华礼包 亚博和必威哪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