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本站保存到电脑桌面,方便下次访问
当前位置:主页 > 影视剧本 > 经典影视剧本 > 文章内容 经典美文欣赏

白鹿原电影剧本41-50镜头

来源:名家经典作者:陈忠实,芦苇时间:09-29
41、麦地                                          日   外
黑娃抢着大筛镰狠狠地刈麦。
麦浪翻动,垄起的田埂上一柄小花伞游移而去。
黑娃认出田小娥,他呆看了半响,扔下筛镰向田埂上走去。
黑娃越追越快。
 
42、田埂  土崖  麦场                              日   外
黑娃跟在花伞后面,田小娥不理睬他只顾前行。
黑娃:“……小娥姨吔,我可割了整三天咧,你为啥不开我的工钱?”
田小娥:(冷言冷语)“谁是你的姨?混眼子狗认错人咧!”
黑娃急了跑上去挡住田小娥,说:“你凭啥扣我的工钱?”
田小娥:“我不认识你,走开!”
田小娥绕行而去,黑娃尾随在她后面。
黑娃:“我给你屋割罢十亩麦咧,这会儿会你不认识我咧?”
田小娥:“谁派你割麦你寻谁去,我没派你割麦。”
黑娃张口无言,只得紧随其后。
田埂断崖下是麦场,摞着大堆麦垛子。
黑娃又拦住田小娥,她狠狠地说“走开!我回呀。”
黑娃目露凶光,说“不给工钱,看你回得去!”
田小娥抡起花伞连打带戳地骂着“我还怕你个混眼子狗咧,还要咋?你还要吃人呀!”
伞尖划破了黑娃的脸渗出血来,他怒火中烧,一把将田小娥捉挟起来,站在断崖边上,恶狠狠地说“把你吃了也就吃了,给不给钱?”
田小娥:(绝决)“不给!”
黑娃双臂一扬,将田小娥扔到土崖底下去。
一声尖叫,田小娥飞落进麦垛子里。
黑娃扭头就走,他突然站定,返回崖边朝下张望。
田小娥从麦垛子里钻出来,浑身狼籍沾满麦秸。
黑娃:“(吼叫)给不给工钱,说!”
田小娥啐吐着口中麦秸杆儿,高声还骂“给你个死婆娘!千刀杀的,让你绝了后人!”
黑娃一咬牙,纵身跳下土崖。
黑娃重重地砸在田小娥身上,撞的她呲牙咧嘴失声惨叫。
黑娃火躁火燎地扳过田小娥,咬牙切齿地说:“我先把你整成个死婆娘,工钱我不要咧!”
田小娥撕抓着,狠狠地咬了一口黑娃的手。
黑娃一把扯开了田小娥的衣衫襟扣,又一把扯开了她的绣花裹兜。
一霎时阳光刺目,黑娃眼光晕眩起来。
田小娥双手挡住了阳光。
黑娃兀地挟起田小娥,又兀地倒进麦堆,两个人滚落到底下麦垛上去。
两个人忽然停止了动作,互不相识地凝视着,田小娥用手指轻柔地拭去了黑娃脸上的血迹,黑娃一掌打开了她的手。
在金色麦穗的旋涡中,俩人疯狂地撕扭着挣扎着,田小娥突地发出一声刺破青天的呻叫!
惊动了土崖上一群野鸽子,它们震动翅膀扑簌簌地飞上青天,倏忽又盘旋落下。
麦地里收割的农人纷纷起身,不安地张望着。
两个人狼狈不堪地喘息着。一脸若痛的田小娥推开黑娃,从麦垛上出溜下去坐倚着,她爬起来,拍打着一身屑末步履不稳的离去。
黑娃胸膛起伏呼哧着支起身子,惊魂不定地盯着田小娥的身影。
田小娥捂着腰腹蹲下去痛苦的喘息着。
黑娃跃身跳下麦垛,捉提着腰带愣愣地望着她。
田小娥站起来踉跄了几步,叉着腰腹又蹲下去。黑娃跑了过去,慌惑不安地围着她打转,俯身伸臂欲搀她起来。
田小娥打开黑娃的手,悄着声切齿而语:“赶紧走一边去!……你还怕旁人看不见,不知道你是个畜生……”
田小娥挣扎着起身独自离去。
 
43、白家  白孝文房                                夜    内
孝文钻进媳妇被窝,不由分说动作起来。
被窝蠕动着,白孝文不由自主地呻唤起来。
隔壁传来了扫帚把敲墙声,白母又僵又冷的声音也传过来:“孝文吔,甭忘了明日还得早起!
被窝不动了。
白孝文抹了一把冷汗,悄悄地又行动起来。孝文媳妇忍住泣声,抵挡着他,白孝文怨恼之下越发肆无忌惮。
扫帚敲墙声又响起来,白母的声音变了腔:“孝文屋里的,你捡点些!还想一回把一辈子的事弄完呀?!真个我拿针给你缝呀!”
白孝文不屈不挠地不住手,孝文媳妇猛地起身把他推落到炕底下,捂住脸失声哭起来。
扫帚把声敲得咚咚作响,白母的声音变得堂正而威严:“孝文,甭忘了你是读过书的人,是知道听训的人。”
白孝文爬起来,从壶里倒了一碗水,咕嘟咕嘟地喝下肚去。
白母的声音:“孝文,婆说的都是为了你好的话,俺娃早早睡,早早起,细水长流。”
白孝文将一肚子窝火撒到媳妇身上,把她猛地从炕上拉扯下来推搡出门,将被子枕头扔出去,恶声恶气地骂着:“去!你跟婆睡去!”他提高嗓门喊着:“婆呀,叫她跟你睡去,叫她跟着你细水长流去!”
孝文媳妇的哭泣声声揪心不忍听闻。
 
44、郭家后院                                       日   外
黑娃绞着轱辘摇把,目不转眼地注视着庭院里的动静。
管家背着手四处巡看着,站在支架上摊晒着的一堆红枣旁,大声吩咐:“黑娃,你把玉兰树浇毕了,把这晒好的枣拾缀了去!”
 
45、郭家庭院                                       日   外
黑娃放下水桶,从晒架上抓起一把红枣,神情复杂地端详着,狠着劲把掌中的红枣捏挤得稀碎,摔臂扔了出去。
黑娃自觉失态,将晒干的红枣拨揽进口袋里。
 
46、郭家厢房                                       日   内
黑娃提着枣袋进来,惶惶不安地站立住。
小娥躺在睡椅上养神,摇着绣纱团扇不理睬他。
黑娃干咳一声,尴尬地开了口:“……小……小娥姨吔——”
小娥冷着脸哼了一声:“你真还有脸敢叫我声姨?”
黑娃霎时脸红结舌无语。
小娥闭着眼用团扇指点着说:“你脸皮比墙厚,倒瓷罐里去。”
黑娃在置放着一长排瓷罐的条几桌上装枣。
小娥:“看见了吧,桌上的纸包里是你的工钱,回家娶你的媳妇吧,我再不欠你啥了。”
黑娃打开条几桌上的一只纸包,里面放着两个晶莹碧透的玉镯。他拿着玉镯来到小娥身旁,低头解脱腰带。
小娥顿生警慌,低着声训止:“你可疯咧?没看这是啥地方?!”
黑娃从腰带上解取下荷包连同玉镯捧到小娥脸前,笨口拙舌地说:“……我……我……你就让我叫你一声小娥姐!……我,我对你不住……”
小娥用团扇搁挡着黑娃的手,吃惊地瞪着他。
黑娃一脸愧赧地说:“我怕是……怕是伤着你了,你这份心跟工钱,我都没脸受了。”
小娥的团扇遮盖住脸,屋内寂然无声。
小娥如置梦境,问:“你刚说啥来?”
黑娃:“我做下亏心事了,对不住你……”
小娥的眼睛从团扇后面露出来:“你一直不走,就为了这一句话?”
黑娃:“就为说这一句话。”
小娥的脸隐入到团扇后面,屋里复旧寂静。
小娥放下扇子,眼圈发红笑着感叹:“活了半辈子,这才头一回听人说对不住我……亏了我……”她潸然泪下泣不成声地说:“……我十二岁走进郭家的门,就把我当泡枣用的一条母狗,……你提这事就是拿椎子扎我呢!……十年了,有谁说过一句对不住我?……”
小娥哭的黑娃心里泛酸,顿着脚劝慰她:“甭哭甭哭……你一哭,我这心也跟锥子扎一样……”
小娥哭的越发悲切,黑娃起身抱起枣袋把枣子倒进痰盂里,解下裤子对着里面哗哗地撒了一泡尿。
黑娃端过痰盂朝小娥面前一放,咬牙切齿地说:“甭哭了小娥姐,他姓郭的再要吃泡枣,就给他吃这!吃死他个老东西。”
 
47、白家上房                                       夜    内
白家长辈坐于桌子上位,白孝文干站着低着头。
白嘉轩吐出一口浓烟,将烟壶敲放在桌面上,一脸冷肃地说:“刚成了家,你就敢犯上顶你婆的嘴了?给你婆跪下。”
白孝文扑嗵跪了下来。
白嘉轩:“你婆指教你,苦心巴力为你身体着想,你听不下?”
白孝文倏然脸红低垂下头。
白嘉轩:(语重心长)“孝文,你在这院子里,是白家的长子,将来你在祠堂里,是白鹿两姓的族长,是白鹿原上顶门柱立大梁的人,这话你给我记下。”
白孝文生硬地点点头。
白嘉轩:“你呀,你要连炕上那一点豪狠都使不出来,我就敢断定,你一辈子出息不了,是个败家子,这话你也给我记下。”
白孝文腾地站起来,板着脸赌气说:“我记下了!我这就卷铺盖卷儿,我睡牲口圈去呀!”
白孝文转身而去,被白嘉轩一声喝令止步:“立下!谁让你走了?跪下!”
白孝文咬牙切齿地又跪了下来。
白嘉轩:“你再给我记下,我没叫你起身就跪着甭动!”
 
48、郭家麦场                                       日   外
麦垛上的麦穗秸杆成为爱欲的海洋,黑娃与田小娥在金色的旋涡中如饥似渴的拥抱翻滚着,欢快忘情地呻吟着。
湛蓝的天空上野鸽子翻腾而上,忽悠而下,消失在浓密的大槐树下。
天地停止了旋转,两个人汗水淋漓地喘息着,不觉身上被麦芒划拉得伤痕累累。
黑娃满怀痴迷地悄声儿问:“……这回,咋没伤着你?”
小娥沉醉的笑着说:“你当畜生的那回……我还是姑娘身子呢——”
黑娃茫然若失地躺下去。
小娥:“以后,你叫我咋个活人呀?”
黑娃:“……”
小娥把脸埋进黑娃怀里,说:“我的脸面让你丢尽了,这世上活不成咧!”
黑娃闭着眼睛实诚地说:“你活不成了,我也就活不成了。”
小娥:“你再说一遍。”
黑娃抱紧小娥,说:“不管死活,我都要你。”
小娥:“你咋个要我呀?”
黑娃:“咋个都要。”
小娥掐了一把黑娃,说:“你就会拿虚套话哄我骗我,你得了便宜,尻子一拧还不就走了。”
黑娃:“……我,我就在郭家拉长活,赶都把我赶不走了。”
小娥畅舒地长吁一气,勾紧黑娃的脖子欲飘欲仙地喃喃着:“黑娃,我明日或后日死了,也不惦记个啥啥了!”
 
49、土崖                                            日    外
天色见暮晚霞瑰丽。
管家随着七八个背着麦捆的农人沿着小径过来。
农人们与管家纷纷止步呆立,愕然失语的瞪着土崖下边的麦场。
麦垛子上,黑娃与田小娥相依相偎沉沉睡熟。
农人们面面相觑惊然无措。
管家顿着脚气急败坏地发作:“看啥哩!赶紧捉奸拿双,甭叫跑了,赶紧!”
 
50、白鹿村麦场                                      晨   外
白家将晒好的麦子灌袋装车。
白孝文伸撑着口袋,白嘉轩举着菠箕倒装麦子,说:“今黑不准你睡牲口房了,你有妻室,回你屋里睡去。”
白孝文没吭声不置可否。
白嘉轩郑重其事地说:“你再记下我一句话,你是给白家传宗接代的人!”
白孝文一咬牙扛起麦桩,步履不稳地向木轮车走去,他突然站定呆立,不觉间将口桩袋里的麦子哗哗撒淌出来。
白嘉轩怒喝:“咋咧?魂失了?麦撒了来了!”
白孝文将桩袋卸到木轮车上,指着土崖说:“俺黑娃哥回来了!”
黑娃背着大竹篓柱着架杖踉踉跄跄地过来,他坦胸露腹身上满佈青伤紫痕,远望如同一尊凶鬼。
白孝文跑到黑娃跟前,拿过架杖帮支着大竹篓,黑娃马步蹲裆稳住竹篓,嘶哑着说:“快,孝文,先给弄碗汤水来!”
麦场上农人们纷纷停下活路,惊讶不已地望着黑娃。
白孝文飞身拎来装汤瓦罐,俩人合力把竹篓抬下来,白孝文不禁瞠目结舌惊然失魂,里面是一个昏厥过去的年青女人!
黑娃捧着瓦罐给小娥灌喂汤水,白嘉轩拾揽着撒落的麦子,声色不动地看着他们。
农人们目瞪口呆地看着黑娃背起竹篓里的年青女人,深一脚浅一脚地向村里走去。
白孝文拿着架杖身不由己地跟行着黑娃,忽听得白嘉轩响雷似地一声喝令:“回来!装麦!”

你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分隔线
发表读后感
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注册会员] 验证码:匿名发表
经典影视剧本推荐
  • 白鹿原剧本1-15镜头

    《白鹿原》以陕西关中平原上素有“仁义村”之称的白鹿村为背景,展现了白姓和鹿姓两大...

  • 《白鹿原》分镜头剧本71-80

    秋月文学,文学网,秋月文学网,秋月,原创文学网,校园故事,秋月书香,情感,情感故事,短...

  • 白鹿原16-20镜头

    秋月文学,文学网,秋月文学网,秋月,原创文学网,校园故事,秋月书香,情感,情感故事,短...

  • 白鹿原电影剧本31-35镜头

    必威西汉姆赞助商秋月文学,文学网,秋月文学网,秋月,原创文学网,校园故事,秋月书香,情感,情感故事,短...

  • 白鹿原剧本56-60分镜头

    必威西汉姆赞助商秋月文学,文学网,秋月文学网,秋月,原创文学网,校园故事,秋月书香,情感,情感故事,短...

  • 白鹿原21-30镜头

    必威西汉姆赞助商秋月文学,文学网,秋月文学网,秋月,原创文学网,校园故事,秋月书香,情感,情感故事,短...

本月热门文章
美文欣赏
必威西汉姆网页版 必威必威西汉姆赞助商官网 必威必威西汉姆赞助商中文官网 必威必威西汉姆赞助商有代理商吗 必威充值卡是什么 必威必威西汉姆赞助商版 必威必威西汉姆赞助商必威西汉姆赞助商下载 必威必威西汉姆赞助商下载页 必威首存豪华礼包 亚博和必威哪个好